笔趣阁
繁体版

第318章 外卖(二)


  这中年女人显然是平时在家里挨骂惯了,根本没有还嘴的想法,噤若寒蝉的跑过去,把茶壶拿起来赶紧进了厨房。

  哗啦啦很快就将所有还是热气腾腾的茶水倒进了厨房的水槽内。

  “倒干净没有?”男子在外屋吼道。

  “倒干净了,一滴水都没剩下。”女子匆忙回答,害怕男子进来查看,她扭头往厨房门的方向看了一眼,发现男子并没有进来。

  而就在她扭头的瞬间,那些灌入水槽排水口的茶水中,一根手指从水槽口伸出,这手指头指甲残缺不全,淌出来的血已经干涸在指肚上。

  不过此时茶水正疯狂灌入水槽口内,那手指只是伸出来一秒左右,随即连同流下去的茶水消失在水槽口深处。

  女人回过头来,什么也没看见,但她畏惧的是屋外那个男人,赶紧把茶壶放好,也不敢打开水龙头洗干净。

  屋外的男人声音再次响起:“倒了就过来把地上的碎茶杯收拾掉,一天到晚磨磨蹭蹭的。记住,不要开水龙头,家里不能再看见一滴水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女人回答一句,走到客厅,蹲下身,把碎掉茶杯的大块碎片捡了起来,丢进就近的垃圾篓里。

  再她重新蹲下身捡其他大一点的碎片时,手指忽然传来刺痛感,手臂一颤,凑到眼前看了看,发现食指已经被碎片刺出血来。

  “傻婆娘,家里是没有扫帚吗?傻透顶了你!”

  自从她从厨房出来,男人就一直盯着她,此刻见状非但没有关心,反而气不打一处来,开口就骂。

  女人什么也没说,把食指放进嘴里吸允了两下,并没有立刻包扎,而是拿了扫帚和簸箕回到客厅,把地上其余的茶杯碎片全部扫掉。

  等去厨房放好了扫帚后,她发现食指指尖再次有鲜血流出,且快要滴下来。

  本能之下,女人正要到水槽那儿打开水龙头冲洗一下伤口,在手伸过去的瞬间,她猛地一抖,想起了不能开水龙头,赶紧离开了厨房,往卧室走去。

  一边走,一边把食指放进嘴里吸允。

  男人斜眼盯着她走进卧室后,收回了目光,重又投到正在播放的电视屏幕上。

  过不多时,这中年男子拿起放在手边的手机,看了看自己拨打的一连串4747的号码,再次叹了口气。

  女人进了卧室后,先是翻箱倒柜的找止血贴,但什么也没找到。

  她记得好像客厅里的那个柜子里有的,但现在不敢到客厅当着男人的面找止血贴,否则又会挨骂,想了想,干脆不找了,坐在床沿边,把食指放进嘴里。

  此刻伤口的血液已经不再流出。

  在把食指放进嘴里不久后,她的舌头忽然感受到了一根尖锐的什么东西,手指从嘴里伸出来,凑到眼前一看。

  只见食指指尖的那道伤口中,有一根黑色的头发发尖钻了出来,而刚刚自己的舌头就是触碰到了这根发尖。

  细看之下,似乎还有两根发尖正在从伤口中钻出。

  咚咚咚,敲门声响起。

  “去开门!”客厅中的男人吼道,他距离门口最近,反而不愿移动。

  女子什么也没说,走出卧室,来到客厅门口并没有马上开门,而是问道:“谁?”

  “除灵人。”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传来。

  女子一愣。

  那坐在沙发上的男子则是面色一喜,立马从沙发上直起了身子,语气兴奋:“快开门,快开门,除灵人来了,除灵人大师来了!”

  门打开,颜骏泽和香儿站在门外,往里张望。

  “是孙长彪家吗?”

  那中年男子已经站了起来,穿着拖鞋,屁颠颠的跑过来,张口道:“我是,我就是孙长彪,除灵人大师,快请进,快请进!”

  颜骏泽和香儿先后走进屋里。

  在看见香儿后,孙长彪目光一亮,在她身上贪婪的停顿了几秒,随后才看向颜骏泽。

  “大师,我家里的怪异很厉害,你一定要帮帮我们,把这怪异赶快除掉。”孙长彪道。

  颜骏泽瞥了他一眼,说实话,他很不喜欢这家伙看着香儿的眼神,那中年女人应该是孙长彪的老婆,可这家伙看着香儿时,完全没有任何顾虑,仿佛他老婆不存在似的。

  男人喜欢看美女很正常,但孙长彪那双眼神之贪婪,在自己老婆在场的情况下,都仿佛想要立刻生吞了香儿似地。

  只是一个照面,颜骏泽在心里已经开始反感这家伙。

  “你具体说说,什么情况?”

  孙长彪赶紧点头:“大师,你们过来坐,我慢慢告诉你。现在好了,你们来了就好,我这颗心总算放下来了。”

  其实孙长彪也没想到除灵人这么快就能过来。

  等颜骏泽和香儿坐下后,他对自己老婆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泡茶去!”

  话落猛地一顿,“不不不,不要泡茶……”

  随即挤出笑脸,看向颜骏泽和香儿:“不好意思,家里的怪异和水有关,不能出现水,只要有水,那怪异就会现身。”

  “哦?”颜骏泽点头,“你说说。”

  孙长彪答应了一声,立马述说起来。

  大约一周前,那天只有他和老婆在家里,他们的儿子在外地读大学并没有回家。

  到快要吃晚饭的时候,孙长彪去卫生间洗手,先是打湿了手,然后开始涂抹洗手液。

  此时水龙头是开着的,还在哗哗的放着水,不过很快水流就开始变小,孙长彪有些诧异,拍了拍水龙头,仍不见水流变大,相反越来越小。

  感觉像是水龙头被堵住了,他纳闷的伸出食指,扣了扣水龙头的出水口,感觉到触碰到了堵塞的东西。

  食指一勾,一团头发被勾了出来。

  只是这头发没有整个掉落,处于水管里面的另一端似乎还是相连的。

  孙长彪非常诧异,他伸手抓住掉到外面的这些头发,开始拉扯,心里想着如果不把头发全部拽出来,可能整个水管都会被堵塞。

  不过只是拽了一会儿,水管里面的这些头发非但没有完全扯出来,相反好像还扯到了一个死结,可能是头发太多的缘故,没有扯出来的那些头发卡死在水管里了。

  孙长彪使劲扯了一下,发现扯不动,手刚刚松开,就见刚刚扯出来放在池子里的这团头发忽然一动,猛地被扯了回去,快速钻入水龙头的出入口。

  这一幕将孙长彪吓了一跳。

  他不敢再伸手,而是后退两步,目光惊恐的盯着这些头发,直至所有头发完全被重新扯入水龙头内。

  孙长彪看得很清楚,这些头发被扯回去的时候不是以一种连续的速度,而是真的像是有人在那边和自己一样,以不一样的节奏扯动头发。

  眼睁睁的看着所有头发再次进入水龙头后,直接消失。

  随即,一根纤细的手指从水龙头的出入口伸了半截出来,这手指头看上去似乎属于一个女人,而且指甲很脏且是残缺的,并不完整。

  那残缺的指甲有一部分翻转,仿佛是在抓扯什么东西时,因为用力过度而导致指甲被损坏。

  这纤细的手指伸出水龙头后微微弯曲,扣住了水龙头出入口的位置,显然它是“活的”。

  孙长彪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来,此时卫生间外的妻子正好提醒他出去吃饭。

  孙长彪没有回答,目光死死地盯着那扣着水龙头的半截手指,然后就见这手指松开,缓缓缩回了水管中。

  噗嗤,一道细小的水流从水龙头内流出,很不稳定。

  随即水流开始变大,就在孙长彪的眼皮底下,恢复到往常的样子。

  孙长彪根本不敢再碰这水,匆匆用湿毛巾擦掉手上的泡沫,赶紧跑出了卫生间。

  至于他的妻子吴晓燕,则是在当天晚饭过后、正在洗碗的时候发现了异常。

  当时孙长彪被吓得魂不守舍,但因为事发突然,他坚定的相信刚才只是自己眼花了,前两天一直在加班,可能是休息不好所导致。

  所以吃了晚饭后,孙长彪并没有告诉妻子,而是立刻回卧室蒙头大睡。

  不知情的吴晓燕开始洗碗。

  在洗碗的过程中,因为洗碗池里充斥着大量洗碗液的泡沫,并不是清澈的水面。

  吴晓燕洗着洗着就感觉池子里多了一个什么东西,她记得刷洗的盘子有三个,大碗一个,小碗两个。

  可如今自己伸手摸到的大碗,似乎多了一个,变成了两个。

  有些诧异的吴晓燕把其他还没洗好的盘子和碗拿出来,再次伸手到充满泡沫的池子里到处摸索,随后又摸到了那较大的物体。

  不过这一次,因为提前有了注意,她感觉这东西不像是大碗,表面虽然是硬的,但却是一个类似椭圆形的物体,而且……还有毛发。

  她蓦地吓了一跳,发出啊的一声尖叫,双手离开了洗碗池,惊恐后退。

  只见那充斥着泡沫的洗碗池内,一个黑色的圆形物体缓缓浮出水面。

  黑色的部分是这物体的毛发,而在这物体露出一双眼睛时,吴晓燕敢肯定,那是一颗人头。

  浮出水面的人头的眼皮是闭着的,似乎是一个女子。

  不过在吴晓燕看清楚后,人头的眼皮开始微微抖动,随即张开,露出一双血红色的眼睛,随着脑袋在水里一沉一浮,一眼不眨的瞪着吴晓燕。

  吴晓燕一边尖叫,一边转身逃出了厨房。

  孙长彪从卧室里冲了出来,不过在听了吴晓燕描述后,他根本不敢进厨房去。

  两人吓得什么都没有管,慌慌张张的跑回卧室,反锁上了卧室门。

  大约四五分钟后,传来了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,然后是有物体在地上拖行。这拖行的声音一直在响起,最后慢慢来到了卧室门外。

  孙长彪和吴晓燕吓得大气都不敢出,两人躲到衣柜后方,探头看着卧室门的方向,全身止不住的颤抖。

  没有动静,等了很久门外都没有动静。

  又过了一会儿,孙长彪以为这怪异应该消失了的时候,他悄悄从衣柜后走出,正要走到门边,拖行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  不过这一次,这声音在门外渐行渐远,似乎回到了客厅中。

  那一晚上,是这夫妻俩最痛苦的一夜,一宿不敢闭眼,随时注意着门外的动静。

  他们蜷缩在床上,耳朵里不停的传来外面拖行的声音,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天亮。

  第二天,等孙长彪确信外面没有声音后,他们打开门,在屋里走了一圈,发现什么都没有。

  随后到厨房里一看,那原本装满了水的洗碗池,因为池底的排水口密闭不严,这里面的水在经历了一晚后已经漏完。

  不过屋里的地板上到处都有水渍拖行的痕迹,连沙发底下都是。

  孙长彪一宿没睡,见似乎恐怖已过,他赶紧倒了杯热水,准备喝一点压压惊。

  在将水杯拿在手里时,这杯原本清澈透明的水,忽然变得浑浊起来,随即泛出一股异样的红色,如同血液一般,就在孙长彪的手里,这杯水很快变成如同血液般的液体。

  孙长彪吓得赶紧倒掉,他终于醒悟,只要一碰水,准会闹怪异。

  二话不说,立刻吩咐吴晓燕把屋里的水全部倒了,然后不再开水龙头。

  经过几天试验下来,他们发现在屋里用水才会频繁闹怪异,而在屋外的话,在人多的地方可以快速喝一杯水没事,但如果长时间与水呆在一起,还是会出现异常。

  虽然早就打了4747,但这几天夫妻俩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,只要没水,生活还是如常。

  听完了孙长彪的叙述,颜骏泽发现在此期间吴晓燕几次想要插话,但都被这男人给打断。

  他指了指吴晓燕,道:“或许她有什么要说。”

  孙长彪摆了摆手,继续阻止吴晓燕说话:“这傻婆娘懂个什么?只会添乱,这几天经常忘记不能用水的事,我稍不留意她就打马虎,刚才竟然给我泡了杯茶,你说气不气?”

  话落,他悄悄一指吴晓燕,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轻声道:“动过手术。”

  颜骏泽点点头,孙长彪是说吴晓燕的脑子不怎么好使,应该是动过脑部手术的原因。

  当然了,他现在也看出来,这孙长彪直接是把自己老婆当做下人在看待。

  “好的,这里的大概情况我们已经知道了。”颜骏泽站起来。

  “这……你们现在不除怪异?”孙长彪一脸懵逼的跟着站起。

  “现在时机还不成熟。”颜骏泽摆出一副神神秘秘的骚包笑容,“明天,才是清除这个怪异的最佳时间。”

  孙长彪还是一脸懵逼,他感觉眼前和自己说话的不像是除灵人,反倒像是这个时代早就落寞的道士,清除一个怪异还特么要看时辰。

  “不对,肯定是哪里不对,难道自己无意中得罪他们了?”


  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biqiga.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iga.com